王永良,男,漢族,1968年10月出生,中共黨員,1984年10月至1989年5月在武警新疆總隊第二支隊十一中隊服役,先后任戰士、副班長、班長,由于表現突出被所在部隊4次嘉獎。1999年11月至2002年10月,在銀川市公安局原郊區分局蘆花鄉派出所從事治安聯防隊員工作;2002年11月至2018年7月,在寧夏銀川市公安局西夏區分局鎮北堡鎮派出所從事輔警工作。2018年7月 22,在抗洪救災過程中,不幸洪水沖走失蹤,經連日全力搜救于7月26日16時許確認英勇犧牲。

  王永良同志在鎮北堡派出所成立之前便是一名輔警,他十八年如一日,始終以一名共產黨員和正式民警的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堅持把“人民公安為人民”的忠誠誓言踐行在主動關心群眾疾苦,真摯解決群眾困難上,無論多么復雜的矛盾糾紛,只要王永良出馬都能快速解決,鎮北堡群眾都熱情的稱呼他“老王警官”。王永良同志用實際行動贏得了人民群眾的信賴,他把最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唯獨把最少的時間留給了自己和家人,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連給家人告別的電話都沒來得及打,就隨著洪水消逝在蒼茫的大地和夜色中。王永良同志犧牲后,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要求全國公安民警輔警學習弘揚王永良同志事跡。

  一、負重前行,抗洪救災顯本色

  2018年7月 22日,賀蘭山東麓中北段突降暴雨,暴雨持續到23日6時,暴雨引發了賀蘭山東麓沿線西夏區、賀蘭縣、石嘴山市平羅縣、大武口區多條溝道發生洪水,最大降雨量出現在賀蘭山蘇峪口,達到277.6毫米,拜寺口溝最大洪峰流量達到400立方米/秒,為百年一遇洪水,洪水持續時間長、范圍廣、量級大,造成沿線地區12.49萬畝農作物被淹,299棟溫棚受災,1.6萬畝水產養殖受損,4465頭畜禽死亡,2370平方米圈棚損毀,120公里溝道堤防護岸,54處渠道建筑物、18.3公里渠道等設施不同程度水毀,13處橋涵及19公里道路不同程度受損,初步統計造成直接經濟損失1.69億元。暴雨出現后,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政府高度重視,迅速啟動防汛二級應急響應,區、市、縣三級多部門緊急出動,及時轉移受洪水影響地區的群眾5200余人,將圍困在賀蘭山的21名游客轉移到安全地帶。

  當日日晚上20時,烏云密布、電閃雷鳴,暴雨致使鎮北堡派出所轄區鎮蘇路、滾蘇路、振興路及賀蘭山東麓沿山一帶出現嚴重災情,一米多深、近百米寬的山洪鋪天蓋地,卷裹著大量碎石、泥沙沖擊而下,賀蘭山附近的幾條重要交通干道嚴重受阻。20時14分,鎮北堡派出所接到一條群眾被山洪圍困的求助警情后,王永良主動請纓:“鄭導,賀蘭山沿線環境我最熟悉,請帶上我!”。隨即,鄭健衛帶領王永良立即趕往事發地點,行駛至距離滾蘇路和鎮蘇路交叉路口時,由于道路地勢低洼,約120多米寬的山洪猶如巨浪駭濤,卷裹著大量碎石、泥沙順勢而下,警車無法通過。鄭建衛只能將警車停在路邊,準備下車徒步前往救援,但車內攜帶的救援設備又有限,怎么辦?危急時刻,鄭健衛決定讓王永良在岸邊負責接應。“鄭導,不用管我,我可以!”,王永良不顧勸阻,毅然與鄭建衛一同冒著被洪水卷走的危險,涉險救援。但由于洪水迅猛,他們多次嘗試通過都沒有成功,鄭建衛立即將情況上報分局指揮中心和帶班領導,同時指派鎮政府參與救援的大型挖機與救援部隊匯合,王永良聯系指揮被困人員前往地勢較高地方,在安置好被困群眾后,雨勢依舊很大。救助信息越來越頻繁,大約有6輛車、10多名受困群眾等待救援,情況危急,按照分局領導指示,鄭建衛和王永良立即趕赴其他地方。20時49分,沿著鎮蘇路行駛了四公里左右時,暴雨夾雜約兩公分左右冰雹突襲而至,降雨量迅速增加,山洪水位瞬間漲至半米多深,鄭建衛立即將現場視頻發送到分局工作群。看到視頻的王新明副局長立刻撥通鄭建衛電話,王新明副局長從鄭建衛緊張語氣中意識到了事情嚴重性,加速趕往現場。接完電話的鄭建衛發現前方東側四五十米左右停著一輛亮著車燈的皮卡車,皮卡車在洪水中緩慢前移,路邊路樁早已被洪水沖走,路基塌陷,不遠處就是山溝,萬一車內有被困群眾后果將不堪設想,鄭建衛和王永良迅速穿戴好救生圈,準備靠近皮卡車查看情況。21時20分,近百米寬,深及腰部的洪水包圍了警車,碎石猶如一把重錘直沖而下,鄭建衛和王永良隨時都有可能被碎石擊成重傷,隨時都面臨著被卷入洪水的危險。“永良,你在車上接應我,我一個人去”,鄭建衛勸阻準備下水的王永良。想到群眾的生命危在旦夕,王永良斬釘截鐵地說:“鄭導,不用擔心我,我有經驗!我們一起去”,便毫不猶豫與鄭建衛一起扎入洪水。洪水卷裹著碎石、泥沙湍急而下,鄭建衛和王永良連保持站立都異常困難,幾波猛浪襲來,他們險些被卷走,只能使盡渾身力氣向前緩慢挪動,鞋里塞滿的碎石子只要一用力就刺的腳掌生疼,但他們還是一步一步艱難地靠近皮卡車,鄭建衛爬上車廂,王永良負責接應。此時山洪流勢再次暴增,鄭建衛提醒王永良要小心,王永良答復:“鄭導,你放心,我能站住”。突然,一股猛烈的山洪瞬息而至,“鄭教,小心!洪水!”話還沒說完,鄭建衛連同皮卡車一起被卷入山洪,王永良隨后也被卷入山洪。鄭建衛被洪水卷襲漂流10余公里后,5個多小時后被消防官兵發現解救,穿在身上的雨衣、鞋子不見了蹤影,被碎石割成了一條條的褲子粘著鮮血緊緊地裹在腿上,眼睛里的沙子磨得眼眶泛紅腫脹,身上多處軟組織挫傷,膝蓋積液,肌腱斷裂,腰部受損。王永良下落不明……

  二、浩氣長存,英雄事跡動天地

  王永良失聯后,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西夏區組織武警、公安、消防和社會各界救援力量,開展了一場生死大營救。四天四夜,區市黨委、政府和廣大公安干警不放過一絲希望,全國200多萬民警通過微博、微信等各種途徑為王永良祈福:“王永良,被困群眾已全部安全轉移,現在命令你,速速歸隊!”“王永良,任務完成,請速速歸隊!”經過89個小時搜救,7月26日15時40分,救援人員在距離落水出近10公里的賀蘭縣金山村北側蓄水池內找到王永良同志遺體,確認英勇犧牲。噩耗傳來,各界群眾無不為之動容。

  鮮花獻英烈,哀思寄忠魂。7月28日上午,銀川天空陰云密布,老天也在為這位英雄哀悼。銀川市殯儀館門口擺滿了花圈,來自社會各界人士、群眾紛紛排起長隊,他們表情凝重,早早等候在這里,送英雄最后一程。寧夏回族自治區公安廳、銀川市、西夏區有關領導及寧夏五地市公安機關民警輔警代表,解放軍、武警、消防官兵,以及王永良同志生前親朋好友、自發前來悼念的社會各界群眾共1600余人為王永良同志送行。“讓我進去,讓我再看他一眼”追悼會現場,一個在人群中拄著拐杖的男子,慢慢的擠出來,他是鎮北堡鎮黨委書記司應源,和老王打這么長時間交道,從來沒紅過臉,今天一定要送他一程,以后再沒機會和他說話了”。追悼會現場,“為民獻身浩氣長存,無私奉獻英靈永在”“抗擊洪魔英雄無畏垂千古,心系百姓壯士柔情動天地”的挽聯隨風飄動,現場大屏幕不斷滾動播放著王永良生前的點點滴滴視頻。當天,共同執行任務的鄭建衛還躺在醫院里,妻子靳莉前來吊唁,從頭慟哭到尾,跪在王永良的遺像前久久拉不起來。除了公安武警,還來了很多群眾,大部分是賀蘭山下的鄉親們,還有幾位自發來獻花的群眾,銀川英才學校的初三畢業生周暢捧了一小盆菊花自發前來吊唁,她說:“這樣的英雄,值得我們敬仰!”“認識18年,沒想到這樣一個好人,就這樣走了”華西村村民張榮江不斷從口袋里拿出紙哭泣說,自己和王永良是甘肅靜寧老鄉,2000年到華西村后,就認識王永良,在這生活18年里,王永良非常照顧他們一家,在他出事的前一天,兩家還在一起吃飯,一轉眼,人就這樣走了。

  現場,王永良妻子悲痛欲絕:“老伴我來了,你能看見我嗎,我們回家吧。”聲音撕人心肺……

  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就此事做出批示:“王永良同志為了維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不幸壯烈犧牲,事跡英勇感人。請切實做好家屬撫恤慰問等工作,組織開展好王永良同志事跡宣傳報道,進一步激勵廣大公安民警、輔警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全力做好當前各項工作”。自治區黨委副書記、銀川市委書記姜志剛作出批示:“向王永良同志因公犧牲表示哀悼,向其家屬表示慰問,請市公安局、民政局做好善后和撫恤工作”。自治區政府副主席,政法委副書記、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許爾鋒作出批示:“棟橋、永寧同志:驚聞輔警王永良同志在搶險救災中壯烈犧牲,為了人民利益英勇捐軀,特表哀悼!感謝幾天來武警官兵、公安民警、消防官兵、人民群眾為搜救永良同志所做的艱辛努力!感謝各媒體朋友和各族人民群眾對永良、對警察隊伍的牽掛、關愛!因我在外地出差,請你們代表我向永良同志的家人表示慰問,妥善安排好后事及家人生活;區、市公安機關立即組織力量,整理事跡材料,做好優待撫恤褒揚工作!向英勇善良的戰友致敬!”。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為此發來唁電,電文指出“驚悉你區銀川市公安局西夏區分局輔警王永良同志,在抗擊嚴重洪澇災害、轉移人民群眾過程中,不幸于2018年7月22日被洪水沖走失蹤。經連日全力搜救,于7月26日16時許找到王永良同志遺體,確認英勇犧牲,深感悲痛!王永良同志用自己寶貴的生命維護了人民幸福和社會安寧,踐行了‘人民公安為人民’的莊嚴承諾,是公安警務輔助人員的杰出代表!”英雄雖逝,精神永存!謹向王永良同志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其家屬致以親切的慰問!

  三、沖鋒在前,驍勇善戰護安寧

  王永良同志走后,那頂漂浮在渾濁洪水中的警帽,如同一面鏡子,映射出一個“警”字的崇高追求;那件沾滿泥水的警服,閃耀著英雄不畏犧牲、英勇善戰的光輝……

  2015年8月21日,涉嫌傷害罪的犯罪嫌疑人張某一個月前可能潛逃到鎮北堡鎮親戚家。凌晨5時左右,陜西省定邊縣公安局辦案民警來到鎮北堡派出所請求協助抓獲犯罪嫌疑人張某。張某親戚家住炮營農場或附近,有上百戶村民,排查工作量很大。憑著“陜北人”、“陜北口音”、“張某”、“一個月前”等信息提示,王永良只身來到炮營農場,僅僅用兩個小時,不但排摸出了張某投靠住處,甚至連他干活的地方也打聽到了。王永良不懼危險,主動要求帶領定邊縣公安局民警去金山村某玉米地里參與抓捕。正在地里干活的張某看見幾名陌生人慢慢向其靠近時,迅速躲進玉米地。王永良和定邊縣公安局民警緊密協作,包圍圈逐步縮小,突然,張某某拿起鋤頭意欲進行反抗,王永良迅速抓住鋤頭把,另一名民警將張某某撲倒在地,整個抓捕過程用了不到3個小時。

  2018年5月中旬,幾個外地人員雇傭一輛面包車到鎮北堡聚眾賭博。為逃避公安機關打擊,組織者與參賭人員約定好乘車地點和時段,統一送至事先選好的參賭地點。根據群眾舉報,為將這群不法分子一網打盡,所長張和平帶著熟悉地形的王永良經過多日摸排訪查,終于查明了來往人數及負責明暗哨的相關人員。5月23日下午,派出所得到線索,在鎮北堡振興路東側一廢棄影視劇棚內,該團伙聚眾賭博。所長張和平立即帶領王永良將放哨人員抓獲,隨后迅速配合巡防大隊將聚眾賭博團伙46名涉嫌賭博嫌疑人全部抓獲。因涉案人員較多,辦案程序復雜,在抓捕結束后,王永良連續奮戰近50個小時才協助民警辦完案子,同事怕他年齡大身體會吃不消,勸他回家休息,但他都一一拒絕,硬是堅持辦完案子才回家。

  四、堅守初心,頂天立地好男兒

  王永良同志家境貧寒,家里6口人的開銷全部依靠他每月1300元的工資維持,為了節省開支,他很少舍得為自己添置衣物,每個月的花銷從不超過300元,一件退伍時的軍裝,王永良穿了16年!他離開的時候,銀川市公安局西夏區分局局長李亮同志拿著那雙他在柜子里放了整整一年、還沒舍得穿的新皮鞋,久久不語!基層輔警,人少事多,待遇微薄,但就算如此,王永良在面對困難群眾時,還是一腔熱忱,慷慨相助!

  2016年6月份的一個早上,華西村十字路口處有一些群眾圍在一起,王永良見狀上前,群眾說有女騙子在騙人。經過了解得知,該女子家境清寒,獨自從吳忠市的家中來到鎮北堡鎮打工,身上所帶的錢物不多,因沒趕上招工時間,只能向過路群眾借錢坐車回家。王永良一聽,二話沒說,自掏腰包,拿出一百元給了女子,讓她坐車回去,并叮囑她路上注意安全。他向群眾說:“她是不是騙子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我們應該積極的幫助有困難的人,而不是去質疑!”

  2018年3月16日,鎮北堡鎮華西小學四年級小學生丁思翰和四名小朋友在玩耍時,不慎造成手腕骨折,因醫療費用的賠償問題,丁思翰的父親丁冬齊與華西希望小學引發矛盾糾紛,相關部門多次調解,始終未能化解矛盾。6月8日上午,丁冬齊與華西希望小學找到王永良,希望公平合理解決矛盾。剛剛交接完班的王永良眼睛泛紅,他顧不得回家休息,立即與社區民警馬不停蹄的趕往鎮北堡政府調解室。在調解室,雙方因醫療賠償的事情緒激動,王永良一邊安撫大家情緒,一邊通過講法理、說情理、通事理耐心的勸解疏導,最終,在長達兩個小時的努力協調下,丁冬齊和華西希望小學達成協議,華西希望小學一次性支付給丁冬齊各項費用2700元,矛盾糾紛成功化解。

  王永良同志憑借著對公安事業的喜愛和一腔熱忱,他選擇用自己的負重前行照亮歲月靜好,就算生活艱難,他還是一干就是18年!他說,當黨和人民需要我的時候,就算再難,再危險,我會一往無前地沖上去!

  英雄無畏!王永良同志用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以不畏犧牲、挺身而出的實際行動,生動踐行了新時代“人民公安為人民”的忠誠誓言!書寫了一曲基層公安輔警“對黨忠誠、服務人民”的時代贊歌!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馬亞辰]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